菜市里的书肆

章用秀

2019年10月21日14:10  来源:今晚报
 
原标题:菜市里的书肆

一部通过地名、商号展现旧时天津社会百象和生活的通俗读物——《天津地理买卖杂字》竟发行于一个“菜市”——当年的“奥国菜市”。

说起“奥国菜市”就得提到奥租界。奥租界是奥匈帝国在天津的租界,维持了十七年,虽然时间不长,却也如英、法、意等国租界建有“英国菜市”“法国菜市”“意国菜市”一样,在奥租界建起了“奥国菜市”。所谓菜市,是把摊位租给商贩,租界当局收租收税。这里的商品要比一般沿街叫卖的小贩价高,所以一开张,就很不景气。

奥租界于1919年由我国收回后,改称特别二区(简称特二区),这里由原来单纯的菜市,变为以售卖竹制品为主的杂货市场,但并未改变“菜市”的称呼。这里除了绝大部分制售竹制的赌具如“牌九”“签子”以外,还有卖腿带、线带的小百货摊,有以“王麻子”为店号卖刀剪的,有卖纸笔墨砚的小铺,还有出售结婚花轿的永兴斋。靠南大门口是一个卖锅贴和元宵的小饭馆。每到秋冬之际,还有在这里斗蛐蛐的(名曰“寒虫会”),参加者各自亮出自己喂养的蛐蛐,相互斗胜,下赌注,争输赢。

当年这座“大杂烩”的商场里,最为显眼的是几家规模不同的书铺,其中聚文山房笔墨书庄尤其引人注目。这个书铺原在河北三条石大街,后来才迁到“奥国菜市”。店主叫张廷书,他是河北省冀县人,很有经营头脑。所卖书籍全是《三字经》《百家姓》《名贤集》《弟子规》和《四书》等木板书。笔者收藏一部《天津地理买卖杂字》,书前即标“天津聚文山房书庄民国十八年版”字样。全书约2400余字,“二、三、七”言为一组的句式,纯用天津方言,内容涉及二三十年代天津的地理概貌、商业字号、著名社会人士、八国租界及其所开设的洋行、市民生活状况及清末民初政局变幻等。该《杂字》问世后连续再版,发行时间历数十年之久。

聚文山房还大量倾销“小唱本”。其种类有京戏的《四郎探母》《打渔杀家》《空城计》《二进宫》,梆子戏的《蝴蝶杯》《大登殿》《喜荣归》《打狗劝夫》,蹦蹦戏(评戏)的《花为媒》《纺棉花》《王少安赶船》《马寡妇开店》,曲艺有《大西厢》《闹江州》《宝玉探病》《黛玉葬花》……以及包括多出戏的《戏考》和《戏剧大全》等等。所印刷的小唱本,除在天津附近售卖,还远销东北各地。

聚文山房通过出书宣传抗日思想、激发中国人的爱国情绪,尤为世人称道。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对我国的侵略活动逐步扩大,聚文山房主人与燕京大学教授顾颉刚等组织的通俗读物编刊社合作,将已出版的戏曲小唱本如《叹五更》《妓女悲秋》《小寡妇上坟》中原来很通俗易懂、为群众所喜闻乐见的词句,改写为控诉日本侵略者对中国老百姓进行迫害,秘密发行到各地农村乡镇,起到良好的宣传作用。直到1937年天津沦陷,在日伪的残酷统治下,聚文山房主人乃忍痛把这类含有抗日思想的小唱本予以销毁。

“奥国菜市”到后来已改为存放物资的仓库。20世纪五六十年代,我曾从里到外观看这座老建筑。“菜市”为长形,上面封顶,与永安街平行,南起建国道,北至兴隆街,南头的大门对着大昌兴胡同,北头的大门对着大华糖果厂。其东侧是一条长胡同,因紧靠这个“菜市”而取名“菜市胡同”。“菜市”内堆放一些竹制品及其他货物,进得里面,感觉黑糊糊,光线很差,偶尔也能见到几个摆摊的小贩。有意思的是,那时在这“菜市”的外围,即永安街临近东亚电影院的地方仍有一些小书摊,我就在那儿买过几本小书。我想这也可能是“菜市书肆”的余续吧。

(责编:郭扬、戴谦)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