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东海音乐节送到了长白山

郑赟:我不想安分地当歌手

郑元丹、夏艺瑄

2019年11月04日08:20  来源:浙江日报
 
原标题:我不想安分地当歌手

夜幕降临,杭州TZ house酒吧,舞台中的舟山籍歌手郑赟身穿白T恤、脖子上系着一条黑色围巾,只要他一亮嗓子,观众们就被深深吸引住了。近段时间的每周四,他都会和几个玩音乐的伙伴相聚在这里,用音乐畅谈人生。

郑赟这个名字,大家并不陌生。10年前,综艺节目《我爱记歌词》上那首《你是我的眼》,曾触动无数人的心灵,也为他赢得了“心灵歌手”的称号。他演唱的电视剧《青恋》主题曲《青恋之美》,歌声里透露着故事,曾在央视黄金档唱响。

而今,提到郑赟,大都和东海音乐节相关。2011年至今,这个从东海边诞生的音乐节,让大家知道,原来舟山并不只有海水和海鲜,还有浪漫的音乐。作为东海音乐节的策划人,郑赟一直致力于打造本土优秀的音乐品牌,并将此输出。

想做最纯粹的音乐

10年前,浙江的综艺节目《我爱记歌词》曾风靡一时。来自舟山的大男孩郑赟最终成为该节目六大超级领唱之一,并顺利成为电视台签约艺人。

有选秀节目请他担任评委的,有邀请他参加各种娱乐节目的……一时,接二连三的橄榄枝向他抛来,他不再是那个在酒吧驻唱的歌手。名誉、地位、金钱,这些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郑赟却有些不适应。参加几次综艺节目后,他清楚自己并不喜欢这样的舞台,也不习惯在聚光灯下扮演导师的身份。他最想的,是保持初心,做最纯粹的音乐。

郑赟一直有个梦想——回到家乡,创办一个舟山人自己的音乐节,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音乐节。

2011年,当年32岁的郑赟和朋友一拍即合,打算在舟山新城搞一场音乐嘉年华。没想在演出前1个月,朋友临时打了退堂鼓,他认为在舟山举办这样的音乐节太不现实,人干脆直接消失了。“当时演出的预付款都已经交付了。”郑赟回忆起当年种种往事,有些感慨,但更多的是对遭遇挫折的感谢。

他到处奔波,寻找新的演出场地、联系票务、预定酒店。在他的坚持下,2011年盛夏,以“逃离城市,奔向东海”为集结号的东海音乐节,在朱家尖南沙景区唱响。

虽然只有1个舞台、10余支乐队、500多位观众,但它却是舟山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音乐节。大海的气质与音乐深深契合。在海边唱歌,在沙滩舞蹈,每个参与者都以最自然的状态感受音乐,身体的每个细胞都被音乐现场的震撼力激活。

“大自然和音乐共生,这不就是我想要的音乐节么!”郑赟兴奋了。

此后,每年仲夏,东海音乐节都与四面八方涌来的乐迷创造一场场自然与音乐共生的狂欢。

台风搅局巧做预案

每一位歌手对音乐的热爱都是那么由衷。郑赟的人生,也因音乐而改变。

郑赟小时候并不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文化成绩一般,缺少自信。中专毕业后,学机械专业的他因音乐特长,进入大学继续深造。

那时起,郑赟的人生就像是驶入了高速赛道。别的同学练好1支曲子需要1个小时,乐感极好的他往往只需要15分钟,许多没有接触过的乐器,稍加学习后他也能驾驭。1998年,还在念大二的他开始在杭州酒吧驻唱。演出费从最初的100元一场涨到300元,一天三四个场次跑下来,他能赚千把块钱。“我成了寝室最有钱的人,常常领了工钱给大家买宵夜吃。”郑赟的自信心在一点点增长。

这些经历也让他一直坚信,音乐,能带来出其不意的改变。

相较于大城市,舟山缺少艺术氛围,文化活动也比较少。“所以我想着,让音乐给这座城市带来些许改变。”郑赟觉得,音乐节不仅是音乐爱好者的狂欢,更是要用音乐,给舟山人以更多的文化享受,宣传舟山好风光。

所以,即使筹备音乐节会遇到各种难题,他和团队都不曾退缩。

今年离2019东海音乐节开场不到36小时,台风“玲玲”搅局。经历了临时更换场地、调整演出时间等波折,郑赟和团队干脆决定次日搭建了一台以“玲玲”为名的新舞台,上演未演出的曲目,弥补乐迷们的遗憾。乐迷们赞叹:“这应急预案做得巧!”

从容是不断磨练出来的。2017年,台风也伴着音乐节到来,带来强风暴雨。他们将舞台搭至最低,每15分钟观测一次舞台变化。“直到风雨刮得舞台灯光没了,观众还不肯离场。”郑赟说,风雨中,观众的坚守让他感动。

办一台音乐节所碰到的难题岂止这些。最大的困难便是资金,即便有政府支持,东海音乐节前几年也亏损得厉害。但他偏偏是这样的性格:“你给我200万资金,我会干400万的活,我要做得更好!”父亲当时并不支持他,认为儿子安安静静当个歌手,做点能赚钱的事多好!非要搞这又累又不赚钱的事。但郑赟认为,3天时间能给那么多人带来欢乐,这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儿。

有一个场面,他记忆犹新。有位渔嫂偶得了一张朋友送的票,来到音乐节现场。她被人流推着,前进着,不由自主唱起来,到后来扭动身体跳起来,释放自己,最后忘记了回家烧饭。“这就是音乐的魅力。”郑赟说,通过自由自在的方式,聆听不同歌手的演唱,即便只有一句打动你,也能让你凝思;或者有一段歌声唤醒了你,让你跟着起舞。

东海乐声飘向远方

如今,我们不仅能在舞台上看到郑赟的身影,还能在舟山的两会上,看到他作为政协委员为舟山旅游、文化发展献计献策。

在郑赟看来,舟山不仅要引进优秀文化,还要将自己的优秀文化输送出去。东海音乐节进行到第9年,已不仅仅是乐迷们的盛宴,更成为舟山文化软实力的品牌。

2017年,郑赟带着团队第一次走出舟山,在温州楠溪江畔举办了一场楠溪江·东海跨年音乐节,这是舟山文化品牌的一次成功输出。

今年6月,他又带着团队首次北上,在长白山下开启一场音乐视听盛宴。令他惊喜的是,在长白山音乐节后台,他遇见了一位来自“东海”的老朋友。原来对方太喜欢东海音乐节了,索性打着飞的来到长白山当志愿者。

在长白山演出5天,参与的观众有10万人。“这些观众不只是对‘东海’认可,更是对舟山文化的认可。”郑赟告诉我们,这是提升舟山知名度一个很好的载体。

郑赟有个美好的设想。他说,音乐与自然风光其实是天然统一的。当你听到班得瑞的歌曲,你就会联想起峡谷;听到马头琴,就会浮想到内蒙古的大草原;听到《天空之城》,你仿佛进入到南美洲马丘比丘的瑰丽风光。未来,希望有人一提到东海音乐节,就能联想起沙滩和大海。而他,也致力于将东海音乐节打造成生态音乐节,让音符与大自然更和谐地共生。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