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几何属性

张恒

2019年11月14日15:26  来源:中国文化报
 
原标题:秋天的几何属性

收去庄稼的田园,空旷、规整,裸露出生命的底色。没有了农作物的覆盖,便能清晰地看见有序的地埂自然分割的田块。这些地埂和田块,都是由一些简单的几何元素构建的,点、线、面的结合蕴含着彼此间的逻辑关系,远远望去,像一本摊开的几何辞典。

这是有着历史内涵的书页,或许这些线性的、平面的、立体的几何图形,就是早先的农人从《氾胜之书》《齐民要术》《农政全书》这些古籍里移植的。

田园的庄稼收到了村口的晒场上。存放在那里的稻堆和草垛同样也是几何图形——锥体和柱体,还有它们的结合体,象形又象意。

这是秋天独有的风景。在孩子们眼里,那仿佛就是一堆铺展的积木,随意垒起都是一种神奇。于是,孩子们围着稻堆转,绕着草垛追,把丰硕的秋,变成笑语晒在柱顶,把幸福的年,化作歌谣挑在锥尖。

田园上空,不时有由北向南迁徙的大雁,在蔚蓝的天宇飞成一排,好似圆面上的割线。天很高,圆的边缘很遥远,茫茫旅途,雁群要飞到哪里?往前,看不到终点,往后,看不到起点,但大雁知道,再高再远,翅膀也能延伸得到,只不过需要些时间,需要不断变换雁群的几何阵形。

一条笔直的水渠镶嵌在田园,清澈的水倒映着蓝天,也倒映着渠埂上那棵白杨树。高高耸立的白杨树和它在水中的倒影以及水渠就构成了一座直角坐标系。飘浮在空中的风筝成了一个动点,飞翔的雁群成了一条轨迹。就连秋天都在坐标系中建立了方程体系,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秋天是个多维的空间,除了点和线、面和体,还有时间、速度。如果把大自然各式各样的植物,以及人的思想组合进去,将组成一个令人遐想的世界。

各种美丽的图形,是秋天的意象。秋天与冬天在图形和色彩的变幻中完成对接,生命也在图形和色彩的变幻中完成轮回。白杨树和村子里的楝树、樟树、槐树、银杏树、梧桐树、柿子树一起,守着岁月,用落叶体味季节的冷暖。一叶知秋,一片枯黄的树叶是秋天的写意。

柿子树的叶子是椭圆形的,在春夏季节,翠绿鲜嫩,密密匝匝,硕大厚实的树冠由无数个椭圆叠加而成,孕育着生命和风情。牵着一片柿叶,就像牵起一只绵软轻柔的小手,与这只手握在一起,能感受到春天的邀请、夏天的狂热,以及秋日的深沉,能感受到一棵大树的底蕴和丹心气度。一场秋风,几场秋雨,柿叶落了,落得很彻底,让一树柿子如红灯笼般挑在空中,毫无遮掩。一颗颗黄澄澄的柿子沉甸甸地拽着风、拽着人们的视线,使人的内心充满温暖。

而池塘里的荷叶大多是圆形的,有的亭亭玉立于水上,有的浮动在水面,让人想起天地之圆与人生之圆。李商隐曾写道: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荷的品性和寓意中,圆也是美,缺也是美。秋尽冬来,枯荷鹤影也不失为一种美丽的画面,留得残荷听雨声,更是一种境界。

在多维的秋天,生命仿佛是小小的一个点,人生是浅浅的一段线。生命之点如同秋色、秋声,是凝重的;人生之线如同秋风、秋雨,是强劲的。这样的点和线,组成多元的几何图形,诠释着生命的顽强和意义。

(责编:郭扬、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