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经济影响力全国排名第22位

宁波距离“不夜城”还有多远?

徐展新

2019年12月20日09:15  来源:宁波日报
 
原标题:夜经济影响力全国排名第22位宁波距离“不夜城”还有多远?

12月初,腾讯联合瞭望智库发布《中国城市夜经济影响力报告(2019)》,该报告覆盖了中国28省市50个城市的153个商圈,从商圈流量、夜经济传播力、经济基础、娱乐场所规模等4个维度综合分析城市夜经济的影响力。其中,宁波排在第22位。

“或许一份报告不能完整地展现中国夜经济的全貌,但它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和指导意义。”业内人士指出。

根据报告,夜经济影响力排名前十的城市分别为重庆、北京、长沙、青岛、深圳、广州、济南、成都、西安、石家庄。宁波排在第22位,处于榜单第二档中游位置。“22”,这样的排名,低于去年宁波GDP、社会零售消费品总额的全国排名,还有潜力需要挖掘,还有差距需要正视。

那么,宁波距离真正的“不夜城”还有多远?瞭望智库在报告中提出的对策建议,或能作为参考——统筹规划、合理布局,以创新提升夜经济成色。

对“埋头数钱”的偏见说“不”

谈及对宁波人的印象,许多没在这座城市长期生活的人会脱口而出:“低调、务实,善于经商、诚实守信。”有时候还会调侃:“只顾埋头数钱,没那么在乎生活情调。”

入夜之后,宁波人真的只会留在家里、“埋头数钱”吗?“这是对一座外来人口数量多、经济活力强的城市的偏见,它绝不是夜间经济发展的障碍,更不是回避问题的借口。”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要了解人们真实的需求,以各种方式激发消费动力。”

年复一年,这座城市发生的一则则故事,都佐证了宁波人参与夜经济的充沛热情。

宁波·尼斯嘉年华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但市民罗音对这场盛会记忆犹新。“我不熟悉西方的嘉年华文化,但置身其中,情绪就不自觉地被调动起来,敢和表演者互动、和身边的外籍友人击掌欢呼。”在罗音看来,无论男女老少,只要活动内容够丰富、体验感够足,就会有参与的热情。

事实证明,有着浓厚“西方血统”的嘉年华在宁波取得了成功,7天场内客流达15万人次。经旅游部门测算,这一项目的落地带来了20万人次至50万人次的新增游客,带动旅游经济消费近3亿元。

喜爱音乐的90后白领小朱,常常回想起数月前的一场乡村音乐节。“那段时间宁波阴雨连绵,不少与音乐节配套的活动取消了,但现场氛围依旧很棒。累了还能在田园里体验游乐项目,欣赏夜间亮起的‘黄金稻田’‘星空穹顶’和‘萤火虫之海’。”

这场名为“鲜氧”的音乐节开在江北达人村景区,场地并不大,但两天内吸引超过4000名游客,这让主办方宁波达人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世杰颇为感慨:“内容够好、包装到位的前提下,即便天公不作美,也能造就一场狂欢。”

同样在今年,王力宏、李健等知名歌手的演唱会“引爆”了社交媒体,《暗恋桃花源》《卡门》《永不消失的电波》等话剧、舞剧的夜场门票一抢而空,奥体中心的男篮热身赛吸引大批篮球粉丝,文化广场的灯光节也让大量游人驻足欣赏……越来越多的案例证明,夜幕降临时,在宁波居住、生活的人们愿意走出家门,为优质的夜间活动买单。而那些漆黑商圈、安静街区的背后,是尚未挖掘的消费潜力,需要政府部门、行业协会和从业者付出更多努力。

夜游场所亟须“串珠成链”

广义上的夜间,时间范围是18时至次日6时。2012年,辽宁省政府曾在部署浙江省夜经济发展工作时提出,夜经济指当日18时至次日凌晨2时发生的经济活动。即便按照这一标准,夜经济的持续时间也占据了一天的三分之一。

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只有将分散在夜幕里的“明珠”串成链子,才能充分满足消费需求。

这是北京王府井、上海南京路、杭州西湖、成都宽窄巷子成为夜经济标杆的重要原因,也是宁波亟须弥补的短板。

12月15日,天一阁博物馆夜间局部区域试行延时开放,状元厅、数字展厅、书画展厅、秦氏支祠、花轿厅、麻将起源地陈列馆第一次在夜间“展露笑颜”。记者当晚7时买票进入,8时30分左右离开,发现此时的天一阁周边已是灯光昏暗。

距离天一阁约1公里的大方岳第,夜夜举办着“天一荟”表演,吸引了不少喜好传统戏曲的宁波市民和对中国文化充满好奇的国际友人。两个夜游场所都冠名“天一”,身处5A级景区,中间隔着月湖,与人口密集的居民区毗邻,有着打造完整夜经济产业链的优厚条件。可惜的是,走出“天一荟”表演场地时,周围几乎一片漆黑,记者只能意犹未尽地驱车离开。

类似的“尴尬”情况,还出现在许多宁波的夜游景点里。老外滩的酒吧生意火爆,常常彻夜不休,步行10分钟就能抵达的庆安会馆夜间开放后却乏人问津。长丰桥边起航的夜游游船,理论上可以参观“十桥十景”,但部分景点灯光布置不足,只能遗憾地埋没在夜色里。

串联组合夜游场所,宁波并非没有行动。宁波商务部门曾和杭州某设计公司联合起草初步方案,计划通过廊桥和步道串联三江口各大重点商圈。这份规划描绘了这样的画面——人们趁着夜色出发,可以从海曙区开明街步行或骑车直达老外滩、宁波水产品批发市场,而后沿着廊桥抵达宁波书城,再沿着江东北路探访未来落户宁波的K11、新世界商城,最终顺着廊桥返回天一广场。

前段时间,宁波以“四海”为特色发布了旅游系列产品。“四海”之首,就是代表海丝文化的三江六岸十大地标,包括以三江口为中心的三江六岸百里文化长廊,以及天一阁·月湖、庆安会馆、老外滩等十个知名旅游目的地。

宁波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丰富的旅游资源,缺的是登高望远、串珠成链的雄心和魄力。随着一个个全新夜游场所陆续开放,这一畅想将逐渐成为现实。

扫除夜间消费的“后顾之忧”

夜经济的潜力如此巨大,为何挖掘利用的过程如此曲折?记者咨询了多位商圈负责人、餐饮品牌经营者及政府部门相关负责人,得到了几个关键词——不方便、有风险、不确定。

“不方便”的是交通。这一点,宁波一直在努力改善。

在知名公共交通软件搜索得知,宁波有7条带有“夜”字的公交线路,末班车时间最早21时10分,最晚23时,20时之后发车频次最快8分钟一趟,最慢40分钟一趟,多条线路穿越了三江口、东部新城、南部商务区等商业高度聚集的区域,为夜间消费的人群提供便捷的交通工具。

与此同时,公交线路还在持续延时。根据市公交集团公布的信息,12月6日起,7条线路实施延时;12月11日起,6条公交线路实施延时;今年年底,又会有15条公交线路实施延时,和更多地铁主要客流站点无缝对接,为夜经济有序发展提供支持。

重大节庆或大型夜间活动召开期间,轨道交通也会及时调整列次、延长时间。今年11月王力宏宁波演唱会期间,轨道交通1号线就新增4列次、加开到23时,2号线也新增3列次、加开到23时05分。

“有风险”和“不确定”的是组织夜间活动带来的收益。交通线路的安排,需要政府统筹协调;夜经济收益率的“后顾之忧”,则需要时间验证、需要市场考验。

一种思路,是用好“夜经济”品牌吸引客流,依托丰富业态创造收益。“我理解的夜经济是先吃饭,然后找地方和亲朋好友聚会。为此,我们需要综合性的夜间消费场所,包括餐饮店、购物店、娱乐场所,以及健身房、酒吧等24小时业态。”宁波华侨城商业总经理鲁静良认为。

另一种思路,是激活文创产业。

天一阁已经拥有了较成熟的文创IP。今年4月,“阁主大大”文创IP获评艺术宁波年度文创IP奖。2018年,天一阁博物馆文创产品销售额同比增长17%。

老外滩更像是中外文创产品的展示平台。今年11月,老外滩国际时尚街项目完成签约,将设立中意国际产能合作区、新生活方式体验区、色彩艺术孵化区、高端商务活动区四大板块。“我们要打造一个瞄准时尚、彰显国际范的高端商业综合体。”投资方顾家集团副总裁马玉利如此介绍。

如今,文创产业已经嵌入“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建设的进程。宁波市文体用品产业集群专项规划提出,要鼓励文体用品企业与博物馆、图书馆、大剧院等单位开展合作,采取合作、授权、独立开发等方式开发文化创意产品。

当文创的触角逐渐延伸到重点夜间消费场所时,城市夜经济的生命力会更加绵长,宁波与“不夜城”的距离,也会越来越近。

(责编:祝舒铭、张丽玮)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