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体坛积极应对疫情,共同面对困难

让体育精神更加闪耀

刘硕阳

2020年05月12日08:0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选手,世界纪录保持者杜普兰蒂斯、伦敦奥运会冠军拉维涅、伦敦和多哈两届世锦赛冠军肯德里克斯;

场地,各自家中后院、花园搭建的赛场;

播出,手机视频连线。

日前,一场阵容堪称豪华、条件堪称简陋的男子撑杆跳高“终极花园争霸赛”在网络上受到追捧。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世界体坛的很多运动员不仅难觅训练场地,也因赛事停摆失去了重要经济来源。而这一切,需要体育世界来共同面对解决,也需要类似“终极花园争霸赛”体现出的乐观、团结、创新精神力量的支撑。

走进公园进行训练

男子200米新科世界冠军、美国名将诺阿·莱尔斯从来都不是一个低调的选手。赛场上,他喜欢将跑道当做自己的“秀场”;面对媒体,他开朗活泼;他还是一名刚刚发行了新专辑的歌手。不过受疫情影响,莱尔斯“低调”地寻找开放的公园作为训练场地。

“我非常低调,公园里没人发觉我在训练。”莱尔斯表示,由于此前用于训练的体育场馆均已关停,自己不得不寻找开放场所进行训练。这也为他的教练兰斯增加了工作量,后者不得不开着卡车运载器械器材来满足莱尔斯的训练需求。

受疫情影响,以往熟悉的训练场地无法使用,给不少运动员出了难题。4月,日本的味之素国家训练中心暂时关闭,不少设备齐全、条件优越的大学体育场馆也关停了。这让很多日本运动员因难以找到合适的训练场地而不得不停止或减少训练。

无法到专业的训练场地进行训练,很多运动员开始了各式各样的居家花式健身训练——俄罗斯游泳名将埃菲莫娃在自家灶台上进行“空气游泳”,人们在赞叹其核心力量的同时也对其想象力称赞不已。

设立基金补贴选手

世界体坛,不少运动员的日常收入主要由赛事奖金、赞助以及部分来自项目协会或国家(地区)奥委会的训练津贴构成,而训练的场地、教练等费用往往需要自掏腰包。众多体育赛事停摆,让运动员难以收获比赛奖金。而东京奥运会的推迟,使得不少国际单项组织、国家(地区)奥委会财政出现困难,进而影响到选手的津贴。

因此,不少国际单项组织纷纷着手为出现经济困难的运动员排忧解难。4月28日,世界田联便和国际田径基金会一起,为出现困难的运动员设立了50万美元基金。“我们的运动员收入很大程度依赖于赛事奖金,今年的赛季受疫情影响非常严重,很多选手失去了他们的收入。”世界田联主席、国际田径基金会主席塞巴斯蒂安·科说,“我们希望能在年底举办一些比赛,与此同时,我们也尝试用基金的形式来帮助尽可能多的运动员。”

在一些国际单项组织伸出援手的同时,国际奥委会也公布了自己的计划。4月25日,国际奥委会宣布,奥林匹克团结基金将为会员协会的运动员项目增加1500万美元的资金预算,以帮助他们更好地备战东京奥运会,目前已覆盖185个国家(地区)奥委会的1600名运动员。

线上竞技凝聚人心

跟随巴西著名跳远教练内里奥·莫拉训练的既有高兴龙等中国选手,也有不少南美洲名将。疫情期间,莫拉正带领运动员在西班牙训练,形势的不断变化让他感慨:“最大的挑战实际上是一种不确定性,该各回各家还是继续在这里为奥运会备战,大家都很迷茫。”

训练场地丧失、资金出现缺口、个人前途迷茫等,增加了运动员的心理负担。为运动员减压解忧,同样是体育世界的责任。

5月5日,国际赛艇联合会宣布,2021年的世界室内赛艇锦标赛将以线上的形式举行,并欢迎全世界的选手参赛。近段时间,包括铁人三项、自行车等多个项目均举办了线上赛事。除了促使运动员保持状态外,这些赛事也能够起到消除不确定性的作用。通过比赛,运动员能够意识到体育世界并未离自己而去,自己也并不孤单,训练和生活也都需要正常运转。

线上竞技的社会沟通功能,在疫情期间得到放大。“不少国际单项组织已经组织了远程线上竞赛,展现了强大的创造力。”4月29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奥林匹克精神和新冠病毒》的亲笔信中表示,鼓励各方积极探索各自项目的电子、虚拟竞技形式。希望照亮前路,东京奥运会推迟所带来的挑战,需要所有人携手面对。

《 人民日报 》( 2020年05月12日 14 版)

(责编:张丽玮、王丽玮)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