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亞運會吉祥物“誕生”記

2020年04月09日08:26  來源:人民網-浙江頻道
 

江南憶,最憶是杭州。

2019年4月,一場充滿青春活力的啟動儀式在杭州舉行。杭州亞組委向全球發出了參與杭州亞運會吉祥物征集的邀約。

經過一年的期盼,2020年4月,杭州2022年第19屆亞運會吉祥物正式向全球發布,智能小伙伴“江南憶”組合在互聯網雲端與網友們見面。

 

“江南憶”組合琮琮、蓮蓮、宸宸在期盼中“誕生”。杭州亞組委供圖

歷時一年,千裡挑一

作為國際大型賽事最顯著、最受關注的形象標志,吉祥物不僅體現出賽會主辦國和主辦城市的文化,而且對亞運會的宣傳推廣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杭州亞組委給出了“夢想、創新、歡樂、堅毅”4大關鍵詞,並期待專屬自己的視覺標志誕生。

來自海內外的藝術設計專業師生、設計愛好者、熱心人士和少年兒童紛紛響應,為杭州亞運會吉祥物的誕生貢獻智慧和力量。據了解,為期三個月的征集,杭州亞組委共收到海內外應征作品4633件。

經過一輪輪評審,從4633件到182件、46件、14件,最終,10件入圍方案從評委們的選票中產生,其中4件作品成為重點推薦方案。杭州亞組委紀檢監察和審計部對評審工作進行全程監督,公証機構作了現場公証。

2019年10月1日,亞組委機關召開專題會議,從4件獲選作品中選出3件作為重點深化修改方案,委托中國美術學院組織三個專家組分別進行修改,中央美院、清華大學、同濟大學等高校也參加了修改指導和論証。

2019年11月,杭州亞運會吉祥物的評審工作轉入一系列嚴密的送審報批程序。

2019年12月6日,杭州亞組委主席、省長袁家軍專題聽取杭州亞運會吉祥物工作的匯報。由張文、楊毅弘設計的“江南憶”成為杭州亞運會吉祥物推薦方案。

2019年12月15日,杭州亞組委第四次執委會在杭州舉行。其間,苟仲文、袁家軍、周江勇、成岳沖等組委會領導共同審看了吉祥物推薦方案,並予以充分認可。

隨后,國家體育總局正式同意吉祥物設計方案。

2020年4月3日,杭州2022年第19屆亞運會吉祥物正式向全球發布。

琮琮、蓮蓮、宸宸這三個親密無間的好伙伴,將作為傳播奧林匹克精神,傳遞和平與友誼的使者,向亞洲和世界發出“2022,相聚杭州亞運會”的盛情邀約。

隨著創作的深入,越來越多心潮澎湃的創意涌現而出。杭州亞組委供圖

吉祥物“誕生”背后的故事

亞運會吉祥物設計者張文和楊毅弘是夫妻。在杭城的14年,他們從求學的少年成長為教書育人的老師,走遍了杭州的大街小巷。

如何利用亞運會吉祥物體現一座城,乃至國家的形象?

他們腦海中蹦出了杭州的三大世界遺產:良渚古城遺址、西湖和京杭大運河。他們希望吉祥物的形象可以和杭州的城市形象高度融合,能夠留有杭州的印記。

“杭州西湖生態、人文結合的景觀舉世罕有,京杭大運河聯結著長江和錢塘江,錢塘江是‘弄潮兒’,代表著勇立潮頭的探索精神。”張文說。

初稿中,亞運會吉祥物的形象為三個卡通娃娃,分別起名為江江、南南和憶憶。連接成的“江南憶”勾起所有人對杭州的遐想,“江南憶,最憶是杭州”。

藍色的江江來自錢塘江,代表著創新與奮進﹔黃色的南南來自良渚古城遺址,代表著夢想與人文﹔紅色的憶憶來自西湖,代表著和平與堅毅。

隨著亞運會吉祥物評選過程的推進,得知自己的作品入圍時,張文和楊毅弘開心之余迎來了新的挑戰。

杭州亞組委委托中國美術學院組建專家團隊,為幾組候選的吉祥物方案深化修改工作提供“背靠背”的專業指導。“江南憶”這一組亞運會吉祥物的深化完善經歷了數輪大小修改。

張文和楊毅弘對吉祥物身上的顏色進行別樣設計,體現出科技感的光澤和質感。杭州亞組委供圖

深化修改后的藍色江江更名為宸宸,靈感來源於拱宸橋,宸宸的額頭上有三個古橋橋洞的圖案。

黃色的南南也更名為琮琮,它的靈感來源於良渚文明的玉琮。

紅色的憶憶改名為蓮蓮,頭頂上紋路交織相連寓意著萬物互聯。

累並快樂著的他們在打印了50來稿的時候迎來了曙光。

“終稿打印出來時,感覺一下子就對了,所有的色彩拉回到清麗、雅致、婉約那種符合杭州特點的色彩特征。在專家的指導下我們對吉祥物色彩的明度、純度、色相進行了精准的設定。”張文說。

琮琮身上有著偏黃色透明啞光玉琮的質感,同時兼具熒光科技感﹔宸宸的質感介於水和瓷器之間,再加上機械感﹔蓮蓮的“皮膚”則是基於宋代瓷器的質感做了微調,色相更為鮮活。

亞奧理事會主席艾哈邁德親王專程為吉祥物發布致賀信。他盛贊杭州亞運會吉祥物形象生動、內涵豐富,將中國文化、杭州特色、亞運會和亞洲的精神融為一體。(郭揚、張麗瑋)

(責編:郭揚、王麗瑋)

原創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