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亚运会吉祥物“诞生”记

2020年04月09日08:26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2019年4月,一场充满青春活力的启动仪式在杭州举行。杭州亚组委向全球发出了参与杭州亚运会吉祥物征集的邀约。

经过一年的期盼,2020年4月,杭州2022年第19届亚运会吉祥物正式向全球发布,智能小伙伴“江南忆”组合在互联网云端与网友们见面。

 

“江南忆”组合琮琮、莲莲、宸宸在期盼中“诞生”。杭州亚组委供图

历时一年,千里挑一

作为国际大型赛事最显著、最受关注的形象标志,吉祥物不仅体现出赛会主办国和主办城市的文化,而且对亚运会的宣传推广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杭州亚组委给出了“梦想、创新、欢乐、坚毅”4大关键词,并期待专属自己的视觉标志诞生。

来自海内外的艺术设计专业师生、设计爱好者、热心人士和少年儿童纷纷响应,为杭州亚运会吉祥物的诞生贡献智慧和力量。据了解,为期三个月的征集,杭州亚组委共收到海内外应征作品4633件。

经过一轮轮评审,从4633件到182件、46件、14件,最终,10件入围方案从评委们的选票中产生,其中4件作品成为重点推荐方案。杭州亚组委纪检监察和审计部对评审工作进行全程监督,公证机构作了现场公证。

2019年10月1日,亚组委机关召开专题会议,从4件获选作品中选出3件作为重点深化修改方案,委托中国美术学院组织三个专家组分别进行修改,中央美院、清华大学、同济大学等高校也参加了修改指导和论证。

2019年11月,杭州亚运会吉祥物的评审工作转入一系列严密的送审报批程序。

2019年12月6日,杭州亚组委主席、省长袁家军专题听取杭州亚运会吉祥物工作的汇报。由张文、杨毅弘设计的“江南忆”成为杭州亚运会吉祥物推荐方案。

2019年12月15日,杭州亚组委第四次执委会在杭州举行。其间,苟仲文、袁家军、周江勇、成岳冲等组委会领导共同审看了吉祥物推荐方案,并予以充分认可。

随后,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同意吉祥物设计方案。

2020年4月3日,杭州2022年第19届亚运会吉祥物正式向全球发布。

琮琮、莲莲、宸宸这三个亲密无间的好伙伴,将作为传播奥林匹克精神,传递和平与友谊的使者,向亚洲和世界发出“2022,相聚杭州亚运会”的盛情邀约。

随着创作的深入,越来越多心潮澎湃的创意涌现而出。杭州亚组委供图

吉祥物“诞生”背后的故事

亚运会吉祥物设计者张文和杨毅弘是夫妻。在杭城的14年,他们从求学的少年成长为教书育人的老师,走遍了杭州的大街小巷。

如何利用亚运会吉祥物体现一座城,乃至国家的形象?

他们脑海中蹦出了杭州的三大世界遗产:良渚古城遗址、西湖和京杭大运河。他们希望吉祥物的形象可以和杭州的城市形象高度融合,能够留有杭州的印记。

“杭州西湖生态、人文结合的景观举世罕有,京杭大运河联结着长江和钱塘江,钱塘江是‘弄潮儿’,代表着勇立潮头的探索精神。”张文说。

初稿中,亚运会吉祥物的形象为三个卡通娃娃,分别起名为江江、南南和忆忆。连接成的“江南忆”勾起所有人对杭州的遐想,“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蓝色的江江来自钱塘江,代表着创新与奋进;黄色的南南来自良渚古城遗址,代表着梦想与人文;红色的忆忆来自西湖,代表着和平与坚毅。

随着亚运会吉祥物评选过程的推进,得知自己的作品入围时,张文和杨毅弘开心之余迎来了新的挑战。

杭州亚组委委托中国美术学院组建专家团队,为几组候选的吉祥物方案深化修改工作提供“背靠背”的专业指导。“江南忆”这一组亚运会吉祥物的深化完善经历了数轮大小修改。

张文和杨毅弘对吉祥物身上的颜色进行别样设计,体现出科技感的光泽和质感。杭州亚组委供图

深化修改后的蓝色江江更名为宸宸,灵感来源于拱宸桥,宸宸的额头上有三个古桥桥洞的图案。

黄色的南南也更名为琮琮,它的灵感来源于良渚文明的玉琮。

红色的忆忆改名为莲莲,头顶上纹路交织相连寓意着万物互联。

累并快乐着的他们在打印了50来稿的时候迎来了曙光。

“终稿打印出来时,感觉一下子就对了,所有的色彩拉回到清丽、雅致、婉约那种符合杭州特点的色彩特征。在专家的指导下我们对吉祥物色彩的明度、纯度、色相进行了精准的设定。”张文说。

琮琮身上有着偏黄色透明哑光玉琮的质感,同时兼具荧光科技感;宸宸的质感介于水和瓷器之间,再加上机械感;莲莲的“皮肤”则是基于宋代瓷器的质感做了微调,色相更为鲜活。

亚奥理事会主席艾哈迈德亲王专程为吉祥物发布致贺信。他盛赞杭州亚运会吉祥物形象生动、内涵丰富,将中国文化、杭州特色、亚运会和亚洲的精神融为一体。(郭扬、张丽玮)

(责编:郭扬、王丽玮)

原创推荐